所在位置: 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作品
字号

【学生园地】方丈竹诗作选登

发布时间:2018-11-27 16:33:08 阅读1029次

诗人简介:

方丈竹,原名吴骐,字水中学高2021级7班学生,“经典文学网”签约诗人及名人榜成员,荣获“当代诗歌先锋人物”称号,作品见于《小诗》、《中国诗歌网》、《坚果》等网站及刊物。


 献诗


你在白日里到来,

又在黑夜里退去,

黑夜是神明的伤口,

你是我的伤口。

 

我的白日在蛮荒的深处,

深处发着亮光的是万人的火把,

灼烧着的是你柔软的肝胆。

你在万万年里收敛了无数的尸骨,

你捧着的是青铜的寒光,

斩开的是后来白铁的凛凛剑光

 

你的黑夜是迷蒙的一层,

这一层外面是数不清的光芒,

闪耀着的是我冷硬的心肠。

我横行在登天路上,

路上是无尽的蛮夷野兽,

我看见了前方——

你在柔软里刀光剑影,

接着你在怒火里升华,

接着凝成来生的战斗。

 

不过在你的来生里,

人儿的足间泛泛着冷意。

 

脚镣上,

我看见三种束缚:

贫穷、时间、恚嗔。

而今在登天路,

我看见三种选择:

繁星、草原、牢笼。

 

——观《悲伤逆流成河》有感


我无法睁着眼睛看。

划过指尖冰凉的深蓝色的水,

提醒我心脏尚且跳动。

脑子里是一阵嗡鸣,仔细听该是故乡的声音。

 

它在呼喊,似乎是因为快要被水淹没,

身子猛地一抖,迫切的我想要浮出水面呼吸,

却好像深陷泥潭,心悸不过是一场迢递。

 

许是已经沉入了最深的蔚蓝,

恍惚间我看见了一场大火从海底向上燃烧,

微毫火星在海底更深处复燃,

太阳从西边的海里升了起来。

 

地火里我听得真切,

感到嗡鸣的只是一位中了毒的旅者,

我们将这份毒简称为故乡,其实该是一场归宿。

在海底更深的地方我看得清晰,

眼前尽是一片白茫,

没了海里的纷纷扰扰。

 

爱情


清风化作刻刀

在你的体内,

左手雕一轮太阳

右手刻一轮月亮。

偶尔会扬起一阵荡漾

嗫嚅着,我不会承认。

 

太阳上面是七彩的光

温煦的是你眼里的阴雨;

月下生出了温柔的水

抚慰着你梦中的惊悸。

迢递里,都是我晨昏赐予的四季。

 

一场暴雨过后

你频频召唤着我,

亲爱的,不必这样,

无论你取还是舍

我都不会离去,

就让那婆娑的温柔泄成一泓碧泉,

让我长久的漫无目的化作等待

在无尽黑夜里,

都会有我耀念你的光。


 

第三种水


围拢着我的冰寒的水就要散去了,

混沌的眼睛里面终于能有一丝丝神采了,

第一次有温热的水在我的脸上,

突兀的却有第三种水遮住了我的世界。

当满天神佛金光缭绕的时候,

在无尽荒野生机勃发的地方,

遗忘的又要被遗忘了

张开的又闭拢了来。

第一种水逝去的太早,

第二种水再也没能倾泄进来,

第三种水在流淌着,

他是一个冰冷的孩子,

期望于冰冷,倾心于冰冷

黑夜,最后的一座大坝,

他无尽的恚嗔没有能够融入在温柔如水,

没有资本再乞求月亮,

而月亮,是能看见的唯一一点温柔。


注释:第一种水是胎腹中的羊水,第二种水是降生时的泪水,第三种水上天降下的洪水。

 

 

爱情

清风的刻刀,潜默于你的

体内,镂一个左心房的太阳

雕一个右心房的月亮

偶尔会起一阵荡漾

嗫嚅着,我不敢承认

 

太阳会温煦,你眼里的阴雨

月亮能抚慰,你梦中的惊悸

晴或阴,都是我晨昏赠予的四季

你若矜持地关闭娇柔的心门 

亲爱的,真的没关系

 

光芒依然,皎洁依旧

你取或者你舍,我都不能

转身离去,就让那婆娑的温柔泻下

流成一泓碧澈,我将所有等待的

岁月都留给你,哪怕从此黑夜漫漫

涟漪里,也有我耀亮念你的光


 

双子星


今夜太阳升起了一瞬间,

挂在天上遥不可及,

遥不可及的是一场做不完的梦,

梦里的双子星,

在白昼如明灯闪耀的天空,

轻轻的诉说他们的梦。

 

在河畔边诉说着他们的疲倦忧伤,

就像燃烧的灰烬堆积一丛又一丛,

只需稍微明亮一点的双子星就能瞬间燃烧。

燃烧起来,光似日耀,

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白天的跌宕起伏,

又在晚间河畔边重新燃烧。

 

灼热的是遥不可及的梦,

我想双子星在白天也不会反射太阳的光芒,

河畔的灰烬抱在一起,

就像双子星抱在一起,

只需要一点点引子就会燃烧起来。

 

 

重庆市字水中学 版权所有 渝ICP备18008506号-1
学校地址: 西区:江北区玉带山370号 联系电话:67651124 邮编:400023  东区:江北区五里店红土地100号 联系电话:67851207邮编:400020
技术支持:博优科技